有一次坐火车回家,车上很挤,我没有位置, 只好在靠近两节车厢连接处找个位置站着我的内裤脏了, 想着快到家了在上车前就没穿内裤,只有一条裙子, 还好不透明,别人看不出来。 车上很挤,人都挨的很近,火车开动没多机久, 我就感觉有手在我臀上乱摸。 我只好往边上让。 傍边的一个年轻人看出了我的尴尬,在他帮助下, 我挤到了最边上躲开了骚扰的手。 我打量了一下他,大概20来岁,挺帅的,看样子比较老实。 我立即对他产生了好感,就和他聊了起来,知道他叫强。 当时我的位置左面是车厢壁,我前面是箱子, 包什么的。 大概是哪个生意人的货物吧。 后面那个人是个中年妇女,强在我的右面,感觉挺安全的。 到了一个站,有上来了些人,车里更挤了, 强正对着我我和他完全贴在了一起。 大概是他发现了我没穿内裤,很吃惊的看着我。 我见他这样, 就问他: 「你怎么呢?」他不好明说, 一只手在我臀上捏了一下: 「是这个。 」我吓了一条,还以为他很老实呢,也会来这一手。 我狠狠盯了他一眼,强只是笑了笑。 放在我臀上的手却没拿开,还摸了起来。 「现在的小偷越来越胆大了,被人发现了还不赶快跑。 」我这么说了一句,想让他住手。 「现在的人太胆小了,发现了小偷也不敢怎样, 不偷白不偷。 」他的话差点把我气死,我使劲拐了他几下, 强盯着我一个劲的笑。 看着他坏坏的样子我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一来,他胆子更大了,顺着我的美臀从后摸到我小可爱。 只有一条裙子隔着,明显的感受到他的手指在拨弄着我的小可爱。 我把腿夹紧了。 我前面的货物放的乱,有一个硬物突出刚好抵在我下面那里。 我一手拿着我的包,另一只手放在那突出物上, 护着我的小可爱。 免的随火车的晃动碰上去了。 强见我没制止他,胆子更大了,居然把我裙子提起, 手从裙下伸了进去。 我护在下面的手立即捂在我的小可爱上,不让他侵犯。 强说: 「我来保护它。 」「物极必反。 」我知道该制止他了。 他说: 「有些事不要太担心,顺其自然就好。 」「你到想的美。 」「不是我想的美,是你太美。 」他附在我耳上悄悄的说。 拿他真没办法, 我软了口气说: 「只能这么多了。 」强只是个笑,没有了裙子的隔离,手在我的玉腿和美臀游走, 肌肤与肌肤之间磨擦的感觉更强烈。 过了一会儿,强的另一只手向上侵犯我上面的两个可爱。 我很害怕,下面不容易被别人发现,上面却容易啊。 立即制止了他侵犯我上面的手。 我护在下面的手刚一拿开,突然感觉自己的小可爱被另外的手摀住了, 我上当了。 自己最秘密的地方被异性得手捂着,强烈的刺激让我不由得颤抖了起来, 几乎站不稳了。 强摀住我可爱的手和另一只揽在我腰上的手同时拉了一下, 我完全靠在他身上了。 虽然我已经结婚,但是这样另类的接触让我感觉无比的刺激, 下面有液体流出。 难道这样就高潮了?即使是作爱,我也很少得到高潮的呀。 居然在车上就来了一次高潮。 过了一会儿,我感觉恢复了些,就站直了身子, 毕竟在车上靠在他怀里不好的。 我想如果他手指进入,我会流的更多,那好尴尬哦, 平了平气说: 「求你一件事。 呆会儿我还要下车……你就在外。 」强明白了我的意思,如果他进入的话, 太刺激了会让我出丑的。 他点了下头: 「只保护,不破坏。 」随着火车的晃动,捂着小可爱的手轻轻的揉着, 把我小可爱流出的液体又抚抹在小可爱上。 「肥水不流外人田。 」我没明白: 「什么意思。 」他揉着我小可爱的手使劲抹了两下说: 「这个……还你。 」想起是自己的淫水觉得有点脸红,看见他一脸的得意样, 不服气: 「本来就是我的你还想贪污啊。 」「我自己有,你要是觉得不够,我可以把我的全给你啊。 」「呸,不要。 」「好荒芜哦。 」我知道强指的是我那里毛很少: 「少才是精品。 」「确实是精品,一朝拥有,别无所求。 」「精品也是别人的,不是你的。 」「谁说不是我的?是我的,就是我的。 」强一边说一边把手往里抠,我真怕他抠进去了, 只好讨好他说: 「是你的都给你了。 」虽然说话的声音很小,但是我发现傍边得人在注意我们。 我给强递了个眼色,就不说话了,强明白了, 揉着小可爱的手也停了不动。 我往前靠了靠,几乎抵在前面的货物上,这样别人更不容易发现下面的秘密。 过了没多久,强又动起来了,我白了他一眼, 其实我心理也很想的。 「我想吃馒头。 」我没明白强的话的意思, 强捏了一下我的小可爱说: 「这算是馒头……」我知道了他想说馒头批, 赶快盯了他一眼不许他再说下去。 我的小可爱确实很凸,以前我也不知道什么叫馒头批, 是我的一个学生说过我这种很凸的是馒头批所以当强一捏馒头的时候我就知道他想说这了。 小可爱被捏一下,揉一下,感觉好舒服哦,在一大群人当中, 这和作爱是完全不同的刺激。 感觉比作爱还刺激。 我老公因为种种原因,我们的性生活并不美满, 很少让我享受到性的快乐。 偶尔的婚外情也不是都美满,真正让我感到舒服, 高潮的次数比较少。 这次火车上意外的际遇带给我另一分刺激。 随着强的又捏又揉,舒服的感觉一波波由可爱处传遍全身, 我不禁闭目享受起来。 强的动作越来越大,揉的越来越重,我的唿吸也在加重。 「到了宝山,不去见识一下怎么可以?」我知道他想进去了, 我勐然惊醒: 这是在火车上不能太过分了, 我可要面子的。 「太重了,我乘不了,你要可要帮我拿啊。 」我怕别人听出来,故意把话说的含煳, 一边说下面往前抵了一下,把强的手抵在强面的箱子上, 他明白了: 「我当然会拿的拿好,保证轻拿轻放。 」「我的是珍宝,你当然要轻拿轻放。 」嘴里这么说, 其实我心里想的是: 我的小可爱连我老公都没有这样长时间的抚摩过, 你当然要轻捏轻揉。 强笑了笑: 「我会一直拿着的。 」「下了车就不用了。 」「啊……用过了就甩哦。 」「哈哈,是啊,下了车,就另有人拿了。 」强一边和我聊着天,同时轻轻的揉着小可爱。 「我以后可以开个小吃店。 」「哦。 」「专揉馒头……」我知道他在说我, 顺手拐了他一下。 「我的技术好也,揉的轻重合适,连水分都控制的好。 」他又在笑我淫水流了他一手都是。 在他轻轻揉抚下,小可爱一直湿湿的,大概是不停有爱液流出。 有他在下面保护小可爱,我空出的手悄悄拿出卫生巾递到他手里。 他帮我把那里清理完了, 又把卫生巾还给我: 「完壁归赵。 」一大团卫生巾全湿了。 我觉得羞死了,我怎么会流这么多。 我的小可爱差不多让他揉了一个小时,我终于到站了。 他把我送下了车,车下我才发现我的裙子上有液体的痕迹, 刚快拿包挡住。 强还要继续火车的历程,分别的时候, 我对强说: 「谢谢你。 」强笑了笑: 「谢我什么?」「一谢你保护了我。 」这是指刚上车时,遭到别人骚扰,他帮了我。 「二谢你没让我出丑。 」他一直都没有进入,也没用大力,否则我很可能出丑。 「三谢你让我很舒服。 」最后的话我说的很小声。 「什么?」强没听见, 我附在他耳上说: 「舒服。 」「我早听见了,只想你再说一遍。 」看着他坏坏的笑, 我又附在他耳上说: 「舒服, 真的很舒服。 你让我舒服死了,我永远记得你带给我的舒服, 我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 你满意了吧。 」这么说不过是满足男人的虚荣心。 「还要吗?」「要。 」我刚说完,就给了他一巴掌,当然没用力, 强不解的望着我。 我仰了仰头: 「这是对你无礼的惩罚。 」「刚才你还谢我??」「该谢的谢, 该罚的罚奖罚分明。 」说完,我得意的笑了起来。 「你在车上已经谢了我的啊。 」我不解的看着他。 「是谢了啊,还泻了很多,泻的我一手都是。 原来他又笑我流了很多淫水。 」「还不是你,你害的。 」「这可是我的得意之作。 」强说完,哈哈的笑着跳上了车。 火车又启动了,带走了强,却给我留下了一段值得回忆的经历。 。